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文书屋 >> 南朝王 >> 第10章 侨人

踏着夕阳温柔的光线,拐过三条街巷,王志到了新租的宅院前。这院子只有篱笆墙,但被茂密的藤蔓覆盖,院中隐私是不用担忧的。

窄窄的路,瓦屋,小院、坑洼的路面,门口的石榴、梅、杏,这就是巷子的全貌。

不远处,一群小孩正叽叽喳喳的玩斗凿,巷子口,几个年长的妇人正聚在那聊天,手里拿着扇子,斜眼瞧着王志这边。

王志正要敲门,门忽地带着风扯开了,王荀站在门后。

“怎的回来这么迟?”王荀让开门,话中习惯的带着责备。

“天色还亮,哪里迟了。先莫说别的,可有凉茶?这一路渴死我了。”王志提着篮子,急匆匆奔到了院里。

“凉茶没有,桌上倒有刚烧好的热茶,你等等吧!”王荀说道。

厨房正升起炊烟,王章氏在忙晚饭,采薇则坐在院里的石榴树下挖泥巴玩。

王志去倒了杯热茶,又放水盆里降温,一屁股坐在胡床上,整个人立刻放松下来。

王荀走过来,说道:“今日我去市场了。”

“西口市吗?我没看到你。”王志笑道。

“你忙成那样,哪里看得到我。”王荀叹气道:“再等等吧,等我得了一官半职,你也就能安心读书了。……既然不用回乡,我明日就打算去五馆进学。”

“这是好事。不过,我还得劝阿兄一句。”王志不放心的道:“那五经馆的学生虽是寒门,但不乏品行端正者,阿兄万不可轻视他们。”

门第!还是门第!

这里还要理清一个概念,他们所说的寒门,可不是指家境贫寒。

士庶之别,不在家财官职,而在家族传承。

怎么算是士族?

总结就是:祖先有极显赫的人物,而且家族世代有人做官的就是士族。就像王志兄弟,贫寒到这般地步,但仍然是顶级高门士族。

而那些近几代才发达的家族,还有那些以前发达、但中途衰落的家族都被踢出了士族行列,至少不被普遍认可为士族。[1]

而寒族,包括了家境贫寒者,但也包括了被踢出士族行列的那些地方豪强,官僚。

像五馆,真正贫寒的学生并不多,大部分家境其实还可以,不少出自地方豪强,家中还有人做官。但是没用,这些人还是被划到寒门,顶多被称作寒士,社会地位就低一等。

在王志这,当然对所谓门第不屑一顾。

但在王荀那,自认为高人一等,轻视寒门,这几乎跟渴了要喝水一样理所当然。王志是真的担心兄长去了五馆再摆高门士族的架子。

听到弟弟的劝说,王荀虽有些不耐烦,但也知道这是实话,只能是心里提醒自己几句罢了。

……

第二天,天空一早就阴沉沉的,没风,一股子潮气。

原以为会下雨,结果到开市的时辰也没一滴水落下。市场正常开放。

有了之前的经验,王志的生意已经是轻车熟路,冯二羊去采买,王志则准备摆摊的用品。

今日来的早,还有好一会要等,王志干脆搬着胡床跟左右邻居聊天。

“昨天我回去后,许驼子父子俩没再闹了吧?”王志说道。

“闹是没再闹,可也没好到哪儿去。从昨晚到现在,狗奴那倔种硬是一句话都不跟许驼子说。骂就听着,打就扛着,我看呐,那小子八成是记恨了。”陈细眼啧啧感慨道。

“不能吧!”冯二羊眼睛大睁着,说道:“以前许驼子又不是没教训过狗奴。再怎么也是父子,还真能打断了情分?照你说的,我也教训家里那俩崽子,他们早该反了我了。”

“切!你家那崽子心眼通透,上午的事下午就忘,跟狗奴能一样吗?”陈细眼压低了声音,说道:“依我看,狗奴心里还憋着火呢!这个倔种,气性太大了。”

“以前许驼子也这么打狗奴么?”王志插话道。

“也打,但都没这次狠。”冯二羊答道,又摇了摇头:“说起来,许驼子也是个苦命人,他妻子走的早,就撇下个狗奴。又要赚钱,又要洗衣做饭,爹娘受的苦全让他一个人占了。到了这两年,眼看狗奴又到了定亲的年纪,他心里急,这脾气是越发的大了。又不能朝别人撒火,可不只朝着狗奴招呼嘛。”

天气潮热,街上的人比前两日少一些,市肆又拥挤,感觉比蒸笼也好不了太多。

不过,王志在市场中已经小有名气,许多人闻名而来,围观的人不比昨日少。

人多,场面就不好维持,王志嗓子都喊得生疼了。

“这位小郎!我若能投中,真的给吗?”突然有人拨开人群,喊道。

王志抬头看去,才发现是个陌生的大汉。

细打量了一眼,心中惊讶。这人身高至少得有一米八五了,虎背熊腰,体格在人群中极为夺目,真是一条好汉!

而且,这人还有很明显的北方口音。

“我做的就是这买卖,说的话当然算数。”王志点头说道。

“好!”那大汉却把沙包一般大的拳头伸过来,伸开,展露了一枚铜钱。“我试一试。”

人群中响起一阵嘘声。

一文钱一支箭,其他人都是五个、八个的买,有豪气的更是连买五六局,花了四五十文。这大汉看着雄壮,却只拿的出一枚铜钱,未免有些寒酸的过分了。

而且建康社会风气嫌贫爱富,加上这大汉明显是北来的侨人,众人也就多少有些轻视。

荒伧、虏人一类对北人的蔑称不自觉的就冒了出来。

所谓侨人,就是指渡江南下的北方人。衣冠南渡以来,两百多年里一直有汉人南下,南朝也悉数接纳安置。不过地域歧视古今皆同,先来的侨人转而跟三吴本地人歧视起了后来的侨人。

那大汉听不懂这些称呼,但也知道不是好话,朝众人怒目而视。旁边的人吓得退了两步,笑声却更多了。

………………………………

参考资料:

[1]士庶之别。《魏晋南北朝史论集》《梁书》。张缵官至御史中丞,父亲是车骑将军,兄长张缅跟弟弟张绾都是高官。

但在《南史》张缵传中说:“缵本寒门,以外戚显重,高自拟伦。”还有他弟弟张绾,在《周书》《刘璠传》载,张绾在宴会上“因酒后诟京兆杜骞曰:‘寒士不逊!’璠厉色曰‘此坐谁非寒士!’”。张绾骂别人寒士,自己也被目为寒士。

由此可知,高官并不意味着就是士族,真正公认的士族是需要评定并有谱牒的。而这里的”寒士”称呼含义模糊,应该还是寒门,至少不是公认的士族。

喜欢南朝王请大家收藏:(www.lewenshuwu.org)南朝王乐文书屋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南朝王最新章节 - 南朝王全文阅读 - 南朝王txt下载 - 文献资料的全部小说 - 南朝王 乐文书屋

猜你喜欢: 茅山后裔交换人生俱乐部一婚还比一婚高风月听画壁狗带吧青春我的末世基地车岳父朱棣,迎娶毁容郡主我乐麻了大内高手拯救男主娇宠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