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文书屋 >> 南朝王 >> 第20章 客人

等董市掾一行人走了,王志立刻问刘长琉道:“刘管事,那茶明明是四百斤,为何只说三百斤?”

“这事你不知道?”刘长琉奇怪道。

王志摇了摇头。“我第一次独自做事,不知。”

“哦,少报斤两,不是能少缴估税嘛。不过你别误会,少缴的钱落不到我们口袋里,刚才那篮子里是两贯钱,是让旗亭里那些人分的。这是早就定下的规矩了,货物交易四份只报三份,少缴的钱悄悄给市吏。”

“原来如此。”王志心中感慨。张口就吞没四分之一,可真是明目张胆了!

“郎君,除去刚才的估税,该付你的钱是一百九十四贯。你看,可有错漏?”

“没错。能换成金银吗?”

“店里只有银子,郎君要换多少?”

“一百五十贯。”

“郎君稍等。”

过了不久,店伙计就端着一盘子银饼过来了,这些银饼大小不一,有的一斤,有的一两。

“如今的银价是一两银等同二千七百文。一百五十贯,那就是银五十五两多一些,多的不好分,就折算成铜钱了?”[5]

“好。”王志依然点头。

银子作为货币还是南朝以来的事,原因是金子不够用,只能用银子补充,多数是大宗交易才用到。而且这会的银价很高,金银比价大概是一比五。

收好银子,把铜钱也带上,王志两人就匆匆离开了。

两人才刚出市场,正要往长干里去,张选突然悄悄拍了拍王志的胳膊,小声道:“郎君,后边有人跟着。”

“嗯?确定?”王志惊讶道。

“在市肆时还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知道是什么人吗?有几个?”

“大概两人,看不出来路。”

“能捉住吗?”

“不知道。可以试一试。”

话落,王志放慢了速度,接着拐向了一旁的巷子。

没想到的是,他们不熟悉路,拐的这是个死胡同。等了一会,没有人跟上来。

等再出巷子,跟着他们的人也找不到了。

王志心中有些不安,但又毫无办法,只得作罢。

就在王志他们重新出发后,两个汉子从不远处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果然如董市掾所说,这两人必定有问题。”一边跟上去,其中一人兴奋的道。

“这事要报官吗?”一旁的年轻跟班道。

“董市掾已经去联络张县尉了,只要确定贼人位置,立刻带人去捉。这次可是大肥差!这些贼人只这次就赚了两百贯,手里绝不止这个数。到时候拿到钱,都有份。”

“这赃钱也能分?”

“什么赃钱!捉到人又不送去县衙,随便找个僻静地方拷问就成,拿到钱就把人发卖到城外,谁知道?”

“这样也成么……”

“少废话,跟紧点。”

只跟了没多久,王志他们就在长干里一处普通街巷停下了。盯梢的两人有些意外,这地方,怎么看也不像是藏贼的啊?

不过,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王志拿走的那些钱可是真的,只要人在这,钱也在这,那就没问题。

年长那市吏继续盯着,只让跟班回去报信。

另一边,王志他们正要赶车从侧门到旅舍里,冯二羊却突然闻声奔了过来。

“郎君!快来看看吧,有人找你。”

“嗯?”王志愣了一下,“谁找我?”

“我怎知道,你快来吧!”

说着,冯二羊就拉着王志往店里去。

王志手里还提着一大袋银饼,也顾不得藏,只得让张选把车赶到后院。

“到底谁找我?我这连口茶都没喝呢……”

王志被拉着走,口中说着,心里却还在担心手里提的钱。这可是一百多贯!放在后世,那就是几百万在手里,心里能平静就怪了。

到了门口,王志的耐心耗尽,不耐烦道:“到底谁找我?连名字也不知么……”

“我找你!”

厅堂里传出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王志忙抬头看去,立刻愣住了。

面前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一身朴素麻衣,当堂站着,满脸的笑意。“现在,我该喊你齐志呢,还是王志?”

这人竟是沈浚!

他怎么找到这的?

王志一时心思百般纠结,不知说什么好了。

犹豫片刻,他还是把钱放地上,拱了拱手道:“小子姓王,名志。我该喊你沈叔父?”

“我比你父亲大一岁,你该喊我伯父!我且问你,你当时应该猜到我跟你父亲相识,为何要骗我?”沈浚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沈伯父!”王志再次行礼,苦笑道:“当时也是无奈之举,不敢相认啊。伯父又如何找到这的?”

“这是建康,我找一个人还不容易么?”沈浚捋着胡须笑道。“怎么,你父亲终究是耐不住寂寞,也来建康了吗?他在哪?”

王志却脸色一变,叹气道:“不瞒沈伯父,我父亲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

“什么?”

沈浚一时愣在当场。失声道:“怎么可能!他还未到不惑之年,怎么可能?”

“我母亲去世不久,父亲心中苦闷,没多久也跟着去了。”王志低声道。

沈浚吸了口气,扶着桌几慢慢坐下,接着就是久久的沉默。

好一会,他才长叹一声,说道:“世事难料啊!一别十六载,竟再无相见之时了。”

沈浚在那感慨,王志也提着一袋银子,在一旁坐下。

店里人倒不少,陈细眼他们几个也在,沈浚旁边站着一个青年,似乎是车夫一类的人物。

沈浚未穿官服,打扮也平常,但坐在这还是有些格格不入,实在是气场太大了。冯二羊几人远远的坐在角落,话也不敢说,只是看着发愣。

这时,张选突然从后院来了,口中说道:“郎君,车停后院了,车上的东西怎么办……”

不过,他很快发觉到了气氛不对,看看王志,又看看沈浚,再看看冯二羊几人,有些懵了。

冯二羊连忙站起来,去把张选拉到一边,附耳嘀咕了几句。

王志跟沈浚坐在一桌,接着又聊起了别的事。

“我听他们说,你兄长去了五馆?”沈浚皱眉道。

“……是。”王志点了点头,有心无奈。刚才冯二羊他们怕是把底细全抖出来了。

接着说道:“我们到建康就去找了王褒帮忙,想去国子学,可他不答应。我兄长又不想继续等,无奈之下,只得去五馆了。”

“王规还是不错的,可惜,儿子反倒不如了!”沈浚无奈道。又说道:“既然族人不容你兄弟,为何不去找我?我跟你父亲不算至交也差不多少,总不至让你去市肆啊?”

王志摊了摊手,苦笑道:“我们兄弟对建康一无所知,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哪还知道父亲的好友都有谁。”

“唉,说的也是。”

就在两人在店中畅谈时,店外街道,董市掾也带人赶到了。

喜欢南朝王请大家收藏:(www.lewenshuwu.org)南朝王乐文书屋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南朝王最新章节 - 南朝王全文阅读 - 南朝王txt下载 - 文献资料的全部小说 - 南朝王 乐文书屋

猜你喜欢: 茅山后裔交换人生俱乐部一婚还比一婚高风月听画壁狗带吧青春我的末世基地车岳父朱棣,迎娶毁容郡主我乐麻了大内高手拯救男主娇宠日常